學員A:生病之後都沒有人知道,我不要讓別人知道我生病了,不要讓別人為我分擔。

執行長:你覺得扮演什麼角色最辛苦

學員A:我覺得我很堅強沒有什麼角色很辛苦。

執行長:媽媽對你來講會不會有壓力

學員A:我都順其自然沒有什麼壓力

執行長:這就是最大的壓力,合理化,咬緊牙根過去就算了。

學員A:每一件事情都這樣。連家人我都不讓他們知道。

執行長:要扮演醫個好的角色要不要付出很大的代價。你會不會因為媽媽的角色考慮太多。很多女人進了家庭之後沒有地位、沒有重要性。但我們不可能沒有自己但做好自己的角色。在扮演的角色裡面哪一個最辛苦。拿掉堅強拿掉解釋,哪一個角色最辛苦。

學員A:媽媽的角色最辛苦,我自己什麼都可以不要。我都是為孩子著想,生病後也怕他們擔心,一開始也不打算讓他們知道。

 

學員B:我覺得每一個角色都很重要,但許醫師有說過不要入戲太深,記得執行長講過我們只要做六十分就好。我生病之前想到的都是先生、小孩,都給他們最好的。給的東西都是我想給他們的都不是他們想要的,有時候他們不見得會接受,我會覺得很受傷,我覺得我都是為你好,你都不接受,生病之後找不到方向,到了今年才慢慢轉變出來

 

執行長:為什麼找不到痛苦的原因,因為我們習慣了,當媽媽的角色對先生對婆婆對小孩的付出都是理所當然,都是應該這麼做。也不覺得自己吃苦,因為我覺得應該。是我要嫁人是我要生小孩,我沒什麼好抱怨、沒有什麼好說的。誰叫我是人家的媽媽。媽媽也是人,但我們腦袋裡面太多我應該要怎麼做,當一個媽媽要把小孩的事情打點好。要把責任都攬過來,先生身體不好,是我沒有照顧好他,我不能回到我是個人我也有需要。

    因為我沒有被滿足,透過給孩子彷彿滿足過去沒有滿足的部分,當今天被滿足了,孩子要什麼他們是會聽到的,如果沒有被滿足,我們不會聽到孩子到底想要什麼,給出的都是自己過去想要但得不到的。

 

學員B:感謝執行長、感謝大家。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,生病都是我,苦都吞肚子裡,學習好像都講不出苦,命也不錯。當我下定決心之後開始釋放,透由學習我開始淨化我自己,生命的轉變會看到奇蹟,看到恩寵。做應該的事情都沒有辦法滿足自己的需求。

執行長:他做了他媽媽之前不敢做的事情。可以晚歸、不用煮飯。氣色臉色就開始改變。

 

學員C:我賽斯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接觸,是為了孩子的問題在學習,在經融風暴那一年做抹片檢查,三年後做乳房檢查我又有事情。還好我都有提早發現。半年來我都有聽許醫師的CD,覺得還不錯曾經進來過這裡,小孩子不願意進來。

    小孩子因為家裡發生的事情生病了,先生在大陸工作有外遇,我一直希望孩子能夠走出來,孩子希望父母有完整的愛,我盡力修復跟先生的關係。不管發生什麼事情,我們都還是愛孩子。先生還是在大陸,放心是騙人的,但我還是盡力愛自己。現在晚上都會去健身房到晚上十一點多,孩子都會說能不能在家時間長一點。

 

行長:為什麼孩子這麼小就重下媽媽必須要在家?我們之前給孩子的印象。會不會家裡面很多觀念是很傳統的,因為先生外遇孩子先受不了,小孩子教導給孩子的道德觀很傳統。孩子的印象有很多美滿家庭的指標。我們有沒有重下很多印象給孩子。

 

學員C:孩子都比較聽爸爸的話,以爸爸為榜樣。

 

執行長:這隱藏很大的危機,他自我的標準很高,他會已完美的標準看爸爸。你先告訴孩子爸爸的外遇跟孩子是沒有關係的。我們在處理家庭事情的時候,可以把事情切開區塊,心目中還是那個爸爸媽媽,很多原因要探討,很多時候不是他要這麼做,而是機緣發生了,也不代表他不愛你不愛孩子。這件事情會不會代表要用新的角度看婚姻看教育

 

學員C:我要先把孩子照顧好,先生就比較不在乎。我一天都只能想兩件事情:孩子瘋了、先生外遇。

 

執行長:賽斯說該爆發的事情他會爆發,代表我們的生活會革新。你要開始突破良家婦女的框架。這也是傳統對女人的限制。在傳統的觀念裡面,在女人的角色媽媽的角色常是不得解脫的。我們要開始改革不合時宜的觀念。不管怎麼做都不會安心,只有一種方法可以安心。開始把所有的焦點放在自己身上,開始留意自己的感覺,我的人生該怎麼走。注意焦點在自己身上,我可以怎麼辦,我可以怎麼安排自己。我接下來該怎麼辦,可以怎麼辦。等到自己搞定了,我越來越能夠有自己的生活,生活在自己的環境裡面得到滿足有力量基礎了,再來面對兒子的狀況老公的狀況,當你找到自己的力量的時候,問題也慢慢的轉換了。越注意痛苦就會被注意力放大,你在意先生的狀況你會放大這些問題,如果你焦點放在喜悅上,喜悅也會放大。找人聊聊天、吃一頓豐盛的早餐,去散步、游泳。馬上轉移注意力,這很實際的可以轉移注意力。讓自己一次跟喜悅的感覺接軌,喜悅了再繼續學習,繼續轉移注意力。轉移注意力的時候新的可能性,因為身體的疾病充滿舊有的能量,過去因為這些點點滴滴的焦點,把舊有的能量存在身體裡,轉移焦點就可以把新的能量注入身體。面對孩子的問題我們可以找協助。

 

學員D:我覺得我把過去(先生外遇)切掉沒有放掉。最近回診發現腫瘤變小。現在在車上都聽許醫師的CD。現在跟孩子的溝通是蠻困擾的事情。

 

執行長:先接受女兒現在就只是用這樣的回應方式。當能夠講出來的時候就已經在釋放,要提升自己的心情,才有能力面對孩子的表達。孩子表達背後都會有原因,我們要先增加喜悅的念頭。

    我得了癌症,我也不知道能活到什麼時候,我多麼感恩可以為孩子服務,你這樣一想擔憂的心態會不一樣。回到你愛他所以你做這件事情。生命要革新,要革甚麼東西?我們都是往負面的觀點去想。重點擔心怎麼來的?跟女兒有沒有關係?女兒也是演出內心的憂鬱,女兒憂鬱也是提醒你,要正面一點。在家裡很安全的環境裡面,憂鬱夠了就會好起來。

    這只是過程,不要指望孩子馬上可以照顧你,他在你身邊一定有意義。誰喜歡常常跟鬱鬱寡歡的人在一起。媽媽癌症、爸爸外遇不回來,女兒會憂鬱是可以接受的。要不要把每一個角色切開,這是獨立的人,我是女兒我不只是女兒。先接受孩子是這個樣子,你就能同理。同理他們之後就能藉由改變自己的生病讓孩子減輕負擔。越解決不了越擔憂,孩子又多了一個擔憂的媽媽,讓孩子多一個開心的媽媽很重要。

 

學員D:財產變賣完之後,衣服不用洗、地也不用拖、還有人準備三餐加宵夜。這三個禮拜都當皇太后。

執行長:錢的問題都不用擔心了,先生跟孩子的關係留給他們,跟你沒有關係,帳單、錢的問題讓他們彼此之間去處理。

 

執行長:不要害怕去醫院檢查,那是告訴我們可以調整的方向或是很開心結果變好。

 

學員E:我現在有點把時間排的太滿,去學畫畫作我想做的事情,我把自己弄好,身旁所有的事情都好起來,回到婆家婆婆把我是奉的很好。現在回婆家都是婆婆煮飯給我吃,把地掃好。小姑回來都是吃飽再回來或是到吃飯時間就離開。我現在就是把自己的生活過好。

 

執行長:讓自己變好,只要做在那理就很有意義。

 

學員F:我覺得我現在再學習多愛自己,去聽身體想要告訴我什麼,最近比較特別,以錢眼睛還沒有看不到的時候,把很多的事情看成一定要照個我的模式去做。現在去做每一件事情比較能夠感受到自己的心情,感受到蠻多的,我到賽斯之後我會比較喜歡走賽斯的路線。媽媽跟大姊都是比較傳統道教的方式,大姊花了兩萬塊替我解決冤親債主的事情。聽到的當下我感受到恐懼的。

 

執行長:他們的信仰他們去解釋,你的信仰你去解釋,你怎麼增加賽斯的學習?當理念越來越清楚,不會去辯駁。看到大姊的愛感謝他。

 

學員G:現在要學會不干我的事情,我現在要努力的是這些。

執行長:別人沒有辦法替我們生病,孩子憂鬱我們也沒辦法幫他憂鬱。照顧是會有階段性的,孩子長大了我們就不應該幫他們摺被子摺衣服照料三餐。我們要進入人生的下ㄧ個階段,應該要照顧自己的需要,三更半夜不回家都沒有關係,注意安全就好。詢問孩子希望有什麼樣的父母親?獨立開心的父母親。把每個角色分清楚,安排越來越多的時間給自己,不要在角色上。

 

學員H:我會思考為什麼遇到ㄧ些事情會憤怒

 

執行長:你要去探討自信心的區塊,慢慢練習認識他人,那個看法是他的,跟我沒有關係。

 

 

學員K:生病之後我一直告訴自己我不是病人,不要讓別人知道我是病人,但有時候我在討愛,為什麼我生病了還要煮飯。但剛剛聽到老師的話,我可以想我剩下的時間不多了,還可以煮飯表達對家人的愛。

 

執行長:當我煮飯的時候滿心歡喜,那就去做,如果別人要求你做不開心的事情,就可以拿出癌症,我不能做。大家之前都是比較不會表達的人,現在開始表達了。我現在在演出ㄧ個癌症的病人,健康的病人。生病都是帶著ㄧ個目的的,懂得拒絕。生病有種內在強烈的渴望,想要成為自己,當我做一件事情我很喜歡,增加喜悅正面的力量,做自己的主人,力量感會進來。小小的關鍵轉了一個彎。更新生命的目的。

 

 

學員L:在老師面前不能讓她知道我不相信業障

 

執行長:不要跟他講,也不要露出輕蔑的表情就好。你身體力行,讓你的身體你的心情告訴你,你想要怎麼過生活。最近吃化療藥,白血球降的很低身體很疲憊。也讓自己吃ㄧ些有愉快感覺得食物。所有的東西都是能量都有震動頻率,甚麼東西會讓食物有高頻率的震動,是你的心情不是食物本身。我要吃甚麼好吃的讓我更喜悅?當你轉ㄧ個彎換一個角度,原本辛苦的事情可以變得開心。你的力量會回到身上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賽斯樂活的部落格

賽斯樂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