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:  先生罹癌後找不到活著的生命意義是什麼,不願意踏出家裡,在旁邊的我也開始受不了。我覺得他很理性          的甚至他陪伴媽媽癌症到過世都不掉一滴眼淚。

執:所以你現在在幫助他、陪伴他,這過程其實可以有很大的影響力,你需要穩住你自己,陪伴者如果沒有支持的力量,很容易攪進去了。在國外也可以利用網路電視台,只要有啟發了,就會有一點一滴的轉變。一個人的建設不夠的話,很容易就會回到原本的生活狀態。有些人會喜歡壓力,如果沒有壓力反而找不到生活的目標,把所有的注意力焦點放在病,反而把病越養越大。

 

肺腺癌的人,是非常固執的,他表面上說懂,其實並沒有那麼容易接納。

 

執:最貼心的孩子,往往會把父母的期待收到心理,造成壓力。但人生很弔詭,為別人著想、孝順父母親、堅守著言聽計從等美德、完全把父母的情緒感受當成責任,累積的壓力會到一個階段,每個人一定會爆發,只是時間點不同。因為它不符合我們的自發性,可能會想哭、不想管,但都壓抑下來,當真的做不到的時候,承認自己真的做不到,這些自發性都被對父母的同理心、愛面子、這是應該的、這是對的、沒得商量的壓垮。你回想過去,壓抑了多少自發性,我們有多少自然而然的情緒感受,通通壓抑下來了

 

B:當看到自己的身體狀況不理想的時候,情緒很差;但我有學賽斯,可以有決定自己思想的能力,所以我會告訴自己這是身體再排毒,身體有偉大的療癒力,這是在療癒的過程,但正向的力量不足時,又會陷入負面情緒中,兩個信念再衝撞導致最近的情緒起起伏伏。

 

執:其實聽到這段話講我很感動,每個人在生命中很辛苦,我明明有信心卻又掉下來。今天早上我觀察自己,一股悶著的能量、搖晃的人心在醞釀一股強大的能量,我們的環境一直有一觸即發的可能性,有點像我們關心我們的癌症,他一直在我們的身體裡面竄,一直在找尋出口,大部分的人都可以找到出口、支持團體,就可以釋放這種不舒服的能量。假如我們透過出口,是不是就可以不用透過癌症、戰爭、流行病抒發能量。賽斯講到,我們內在充滿電磁能量,即使我們內在不舒服,但在舒服的環境中,也會受到影響讓自己放鬆;假如回到壓力的地方,自己沒有調整好,也會受到影響。這股一直悶著的能量,一直在尋找方向,會不會找到措施,讓流行病不會那麼嚴重。會不會因為情感流動起來,人沒有那麼冷漠了,本來會爆發嚴重的結果變成相對容易的結果。生命如果有一個契機,減緩了腫瘤發作的機會。把戰爭的大情況拿來個人的狀況,有沒有一樣?當你絕望到底,你可能會不顧一切的做出讓你後悔的事情。我剛剛很感動的是,我看到生命的努力,看到了自己且試圖想改變,即便我們又低落了、有心無力了、振作不起來了,這時候怎麼辦,繼續鼓勵自己,即便沒有辦法立刻看到好結果,我知道身體在排毒、在幫我調整,這種話沒有練習怎麼出的來,有時候我們已經被恐懼占滿了頭腦

B:我覺得我求生的意念越來越強,很喜歡接觸這樣的課程,個人實相的本質有一段自己催眠自己的練習,把過去催眠的想法放在一邊,告訴自己想要的願望的信念,學習這個讓自己的情緒比較好,這是一種生命的力量。

執:我們看著問題還在,常會失去信心,覺得有效嗎?我們幾十年的積習,怎麼會立刻就改掉。世界上最遠的距離就是從腦到心,情感感受經過的時候是需要時間的,讓我們比較難以轉變的是「感覺」,不會因為我們學了什麼,立刻就轉變了。

    我們要怎麼改變生命的角度?引起生命不同的感受與角度,很多人可惜的是:做一做沒有效就失去信心。沒有看到要轉化的感受,要經過信任,自己的感受才有辦法轉化過來,這其實是辛苦的過程。

    有時候看到癌友為生命付出努力,心就軟下來了,多肯定自己一點、鼓勵自己一點,細胞就軟下來了,什麼時候跟細胞講,你辛苦了?溫柔的感覺出來了,病好得快。你真正的感受是重要的,當一個人比較平靜、心情好、情緒穩定的人比較好溝通。所以也影響了你的身體健康

 

C:好人不長命禍害一千年。以我們剛剛講的,我們之前講的優點,現在變成了缺點,犧牲自己成就別人,身體變不好,怎麼去達成平衡,中國這麼多年來好的優點、好的德行,我可能中毒很深,好的德行感覺是很好,很多人很早就死掉了,但有很多的獎章(忠孝、仁愛)

執:如果你想為自己而活,你要怎麼活?

C:你要先讓自己好了之後,才可以有更多的愛去愛別人,如果自己沒有處理好,也沒有辦法如實的幫助別人,反而帶給別人壓力。

執:你是不是常常為了別人而活

C:小時候為了父母而活、結婚之後為另外一半而活、有了孩子為孩子而活,不知道什麼時候為自己而活?

執:我們都可以順著自己的情緒感受嗎?好人不長命我們就可以不為別人著想嗎?這是很多人常問的問題,我們常有一種思維模式,不是這樣就是那樣,假如我們順著我們的自發性,那不會傷人的,但壓抑後反而傷害人了。

    因著社會現況遷就自己,為了別人當醫生,幫助了人感覺很棒,但內在會有種失落,為了別人讓自己生病。我們說壞胚子,我相信人性是本善的,人性是善惡的想法,選擇的觀點不同,發展的人生觀也會很不一樣,大部分的中國人,五千年的文化很多的價值觀都教我們,要控制自己不要侵犯他人,我們開始有不同的角度思考問題,也許不會有標準的答案,但我們在思考的過程中,是否有種輕鬆的感覺。我壓抑了什麼?我為什麼要壓抑自己滿足別人的期待,這過程就沒有對錯,而是探討為什麼這麼做。當我們情緒過了就回到一個舒服的狀態,這舒服的狀態也讓別人覺得不錯,我們究竟要給身邊的人什麼?要配合別人?還是成為一個喜歡自己的人?當你枯竭了,你還能給別人什麼?我們要怎麼調整,調整之前先看看自己為什麼走到這一天?有沒有甚麼事情是很想做卻沒有做的

 

執:有沒有什麼假裝忘掉的卻沒有做?

C:以前不愉快的事情,盡量忘掉了,我也盡量不跟父母聯絡,這段時間我想要讓自己過平靜一點。

執:當你想到他們的時候你會有什麼情緒感受

C:很不舒服。當我生病快要死掉了,我爸爸還打電話跟我要錢。

執:我的感覺是,心痛的感覺要去撫平,你心碎了,我一定要建議你去面對它,而非忘掉它。

創作者介紹

賽斯樂活的部落格

賽斯樂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禁止留言
  • 路志偉
  • ゜・*:.。. ☆p(*´Д`)qガンバレp(´Д`*)q☆.。.:*・゜
  • 洪美華
  • ヽ(*^ー^)人(^ー^*)ノ
  • 毋慧玲
  • (*>艸・)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