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是新店癌友關懷小組的執行秘書,我喜歡跟癌友相處,也喜歡癌友身旁有健康的癌友,因為他們需要被支持,當被宣判是癌症的時候,會覺得不知道怎麼辦,身旁出現很多的聲音、建議;醫生總講最壞的狀況,來到這個的地方可以讓心定下來。

 

之前我被檢查出卵巢癌3C,要開一次刀再做六次化療、再開一次刀再做六次化療、再開一次刀再做六次化療。我並不想做化療的。

 

當我得到癌症的時候,心裡面第一句話是,<太陽底下終於發生了新鮮事>。我癌症之前我生活是很無趣的,跟爸媽住在一起、未婚,把自己埋在工作跟家裡。比較幸運的是我先做功課(學習賽斯心法)再得癌症,發現這段療癒的歷程裡,我注意著身體的感覺與變化,發現身體有很多以前不知道的東西,賽斯說少量多餐分段睡眠,以前真的很難做到,有腫瘤的時候,我的身體幫我帶到這樣的作息。後來發現少量多餐分段睡眠是節省身體的能量的。在這樣的腫瘤之下,我沒有辦法走快的,必須慢下來,才發現自己走路是這樣走的,原來我是會累的,原來我就是沒有辦法硬撐,以前會不斷的提醒自己要做的事情;當我有腫瘤的時候,會全部忘記了,直到要進行的時候才會自然想到,原來身體是這麼聰明,我會不停的煩惱,我其實剛開始感覺到的時候,感到非常的訝異,後來才知道身體在幫我處理,也比較能聽到自己心裡的聲音。

 

我曾是嘉義分會的主任、學習賽斯心法,我要接受西醫的治療嗎?猶豫著要不要開刀、化療的問題,大家都勸我去開刀,我那時候有很深的掙扎,老實說我很怕醫院,以為撐著事情就會過去。

 

做化療的時候醫生講了所有的副作用,身體明顯的感受到動完手術後體力急速的上升,做完化療後我發現體力的狀況急速的下降,我就打定主意我不要再做化療,原本有很多的聲音、很多的建議。但當我決定後,身旁的聲音就消失了,原來心裡面的聲音沒有了,外面的聲音也就沒有了。再決定的過程中,要做第二次化療的時候,我很認真的陪伴我自己的身體,很認真的去重新面對自己的感覺,重新看看絕處逢生在講些什麼,所以我的身體能量急速的上升,那時候很尊重身體的感覺,想睡的時候就睡,想做事情的時候就去做事情,不再遵照別人的應該。開始回來聽我身體想要做甚麼,我讓我的身體愉快,所以身體也越來越好。

 

我是因為害怕醫院所以選擇接受 許 醫師講的內容,在醫院的時候,春秀跟我講一句話,<你要相信所有來到妳面前的人都是來幫助你的>,我覺得在這段過程很棒的是,我學會聽並且去做,我跟我的床說謝謝你,會跟旁邊的窗簾說,謝謝你,會跟每一個人或是身旁的東西說謝謝你,當我抱持感激的時候,很多事情變得很順利。

 

身體有很多的狀況,但我安心的陪伴身體的喜怒哀樂,當身體痛的時候,他也是他的情緒,有情緒的方式就是陪伴,很多癌友在生病之前情緒就已經死了,我是否也可以允許我的身體有他的情緒,相信他一定不會辜負我的,陪伴就好了。因為需要的不是道理,如果沒有真的去體驗,他都不是你的,它需要你用愛、用心去體驗他,他在你的行住坐臥裡,這是非常可貴的,我開始安下我的心去觀察,開始觀察到身體的很多東西,光是真實情緒的表達就可以帶動這個多的情感流動,講出你真實的感覺,你會發現它會接受的,而且相信他是有能力去解決我對它的對應,

 

我到了賽斯村才是面對自己的開始,我跟我爸媽的情感交流起來了,我開始放了自己一馬,我可以跑,我可以不負責任,我可以不想做,不要逼自己,我放了自己一馬之後,那個腫瘤就不需要跟我在一起了,賽斯村,是個很棒的地方。剛去的時候覺得好無聊,有課就上,沒有課就做什麼都可以,跟大家又不熟,躺了一天只有三輛車過去。當無聊又沒有事情的時候,就只能回到自己了。我開始觀察我的自我批判,這樣好嗎?這句話可以講上百次,我知道我有焦慮與批判,但我不知道是這麼頻繁的,我後來赦免我媽媽,因為不是我媽媽的錯,是我自己的錯,原來都是我,不是我媽媽,如果我都是這樣想事情的話,我怎麼可能不會造成這樣的疾病呢?我同樣問我自己問題,我真的要這樣下去嗎?我開始選擇新的方式,我問我自己是否要做些什麼的同時,我後面就會加上去,除非你想做你可以甚麼都不做。我知道這是我自己的選擇不是不得不。我開始做這種練習,我做了六個月,慣性的東西會一直存在,我覺得我在陪伴我自己的想法,我並沒有硬是要自己不要去想這些,重新看待是否有新的選擇。試著相信身體會幫你選擇你想要的,我開始觀察,因為很多人會說你該吃什麼不該吃什麼。很多人送我很多營養食品,那個東西要吃好久,發現我的身體在幫我選擇食物,如果吃下去舒服一點就吃它,會比較容許自己想做甚麼再做甚麼,做你不喜歡做的事情,吃你不喜歡的東西,一定不會快樂,你的身體會幫你取捨你要的東西,不要讓你的頭腦帶著走,多回來去感受你的身體,既然是身體的狀況,要多花點時間在身體上,整個療癒的過程我比較做在做這個事情。

 

我開始容許我自己在安全的團體裡面講,我恨我媽媽,但我知道他是愛我的,我開始容許我可以恨可以討厭,講完之後,我告訴所有的人,這輩子我最愛的人是我媽。這些東西以前是出不來的,情緒蓋在上面愛是出不來的,讓我底層的愛流出來,當我慢慢的表達出來,相對的比較輕的時候,裡面的愛也流出來了。我就是最愛他,她就是最愛我,我知道我討厭他的行為而不是他這個人。

 

你說癌症對我的意義是什麼,我覺得是腳踏實地,不是灌輸很多大道理,我聽進去了,我試著一步步去嘗試,去做,放慢腳步,原來之前學的東西是真的,我開始不再勉強自己好高騖遠眼高手低。我一步一步踏,告訴自己走一步了,一步一步的肯定自己,踩一步得到一步的力量的感覺,進入過程去體驗它,這麼做,雖然只是一步步,反而不是那麼在乎有沒有達到。讓你感覺腳踏實地了。這一步踏出去了所以我做到了,那不是在我生病之前可以感受到的,我會願意改變。開始不再是理想主義,而是腳踏實地的理想主義者。當我在面對工作的時候,我需要做這個工作需要這個能力,醫療的有限性,我之前覺得我不喜歡我害怕它,我現在深深的感受到,他是有它的有限性的,我知道我想做到什麼我知道我做到什麼,我不是讓我自己做一個待宰的羔羊,我深深的相信身體是心裡的一面鏡子,我要回來看顧的是我的心靈,他夠了就好了,不再把力量丟給別人,當你肯定自己回來面對自己的時候,比較不會受到這個影響,我不會把主權交給別人了,我必須要為自己負責,容許自己是慢慢學習的,願意讓別人來支持我,容許自己讓別人支持。

 

很多人不是做不到,而是不知道有其他的路可以走,所以這些東西要不斷的被宣講,其實你是有能力決定你要怎麼做,你可以告訴他你是可以自己做決定的,不停不停的宣揚這些理念是重要的,我相信這樣的想法是比較開闊的,並不排斥黑暗面,而是可以涵容黑暗面,當有其它的管道出現,你還是選擇這條路,你是有力量的,走過療癒我開始覺得我有力量了,我深深的決定後,旁邊的人也就安靜了。你不需要完全開悟才能完全療癒,我覺得你只要走在方向上面,疾病就不須要在上面了,有時候一個疾病會讓你有勇氣。我覺得疾病一定有利益,可以利用他,但不是依賴他,就像這條路毀了一定要有便道,但是不是一直走便道,當路修好了,就可以不用走便道了,如果便道還在可以問問為什麼他還在。我開始認識到自己的可能性。不是玩就會好,是要去嘗試新鮮的東西,旅遊對你來說不是新鮮的東西,那就去嘗試新的東西。當你完成這件事情的時候才會發現生命有不同的可能性,才會發現有活力喜悅的來源。要去找一些讓你悸動的東西的。很多事情我不想接納他,但現在我會開始接納自己的情緒,不見得會被拉著走,但我不是只有這些東西,我會害怕但我還是有勇氣。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面向,只要做選擇就好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賽斯樂活的部落格

賽斯樂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禁止留言
  • 諸美珍
  • 。:*:・(*´ω`pq゛ポワァ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