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天前鳳儀住進了新店的慈濟醫院,這是她第三次因為腫瘤復發,轉移到肺部及橫膈膜。
鳳儀住院的前一天出現在團療的延伸課,神情顯得戒慎恐懼,她說,都怪自己不夠認真,不夠聰明,才讓自己又遭遇了第三次癌症,希望還來得及面對問題化解危機!

 

約一年前她來上 許醫師的團療,身旁都帶著一個學齡前的小男孩,小男孩活潑好動,每當小男孩碰撞出一些聲音時,就一定會看到鳳儀臉上出現尷尬又不安的神情,然後神色慌張的示意小男孩安靜。

 

2個小時的課,但見她坐立不安外,每次許醫師邀請她發言,「言不及義 」是我對她的印象。樂活團成立之後,有一次她報名參加了我們舉辦的旅遊,途中才了解她是一位文字工作者,在慈濟擔任刊物編輯的職務,她說她熱愛她的工作,病癒之後最大的期待是回到工作岡位,工作帶給她存在的價值,那份工作讓她感到活著是有意義的!

半個月前再見鳳儀是在團療延伸課裡,距離上次一起出遊相隔了七個月,這七個月她回到工作岡位,同時也完全回到過去對待自己的模式。透過她對自己的介紹我們再次進入了她的生命,談及信仰時,她說她信奉的人生觀是「犧牲和奉獻」!從小接觸的教化就是做人不可以自私,要多為別人著想!大學畢業後,進入台灣最大的慈善機構工作,這份工作被她視為是最大的榮耀。

 

婚後,繼續堅守本份,一邊工作一邊還兼顧家庭,她形容自己身在婚姻中實際上卻像個單親媽媽!結婚第七年,她罹患了乳癌,當 時 先生為了考碩士而忙得無暇兼顧她,而她也盡量做到不讓先生為她分心,但是心中的委屈,期待被關心被呵護的需要被自己的理智習慣性的壓下去。

 

七年前第一次罹病,多數時候她都一個人面對治療、面對所有的過程,內心的恐懼沒有人能夠了解。為了化解失去平衡的內在感受,她開始尋求身心靈的活動,但是復發的噩耗來得非常快速,第二次的治療才告一段落,好不容易回覆到正常的作息,不到一年的時間,檢查報告顯示已復發轉移肺和橫膈膜!巧合的是,這個 時候 先生正如火如荼的準備 應考 博士班,鳳儀說:「很擔心把病情告訴先生會影響先生考試的心情,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,可是心理真的很害怕」。

 

我們陪著鳳儀聽著她的敘訴,感受她的感受,但見她一邊敘訴還一邊發出無奈的尷尬的笑容。團體被一股窒息的氛圍攏照著,呈現出鳳儀內在無力面對卻又無能逃脫的心境.......

 

一陣沉默之後,我問鳳儀如果先生就在現場,想對他說甚麼。鳳儀張著眼茫然的望著同學們無言以對!「想不想告訴他妳好害怕、好孤單….」。只見鳳儀眼眶紅了起來,還一邊問說,可以說嗎!有同學忍不住發出憤憤不平的音調說「妳都要活不下去了,還擔心他的考試」。

 

我們開始引導鳳儀去思考自己想要過一個怎樣的人生?請她思考和描述她想要的,然後去對比於和過去的不同。她一邊描述心裡的渴望卻又一邊質疑落實渴望的可能性,而她的渴望不外乎一家三口能經常有個溫心的相處,能夠感受到先生的關懷和重視,除此之外似乎別無其他。

聽起來她的生命完 全寄予 先生和小孩身上,那麼須要改變的似乎不是她自己而是別人,因此她更顯得沮喪,她完全不了解自己的人生是可以掌握在自己身上。

 

我們想讓她明白人是能夠選擇的,能夠選擇的人生是自由的人生,能夠決定的人是有力量的人,力量就是希望就是活力。

 

鳳儀的心裡有太多的擔心、害怕、恐懼等等諸多負面的情緒,她很難理解我們給她的概論,只好另尋出口,請她談談她的擔心和恐懼,先讓她釋放負面感受才有辦法在往下走。她的情緒來得緩慢卻走得很快,再次邀請她對她的先生告白,這是唯一能夠觸發她脆弱的神經,只見她泛紅的眼眶酗著淚水,卻始終無法開口………!!!

 

看見疾病背後善的意圖

賽斯說:身體是心靈的一面鏡子。身體透過一個物質性的顯現來讓這個人了解它的須要,須要需要被看見、被關心、被重視、被愛,身體在向它的主人索愛,而這個人在向誰要愛呢?鳳儀突然間開竅了,她說「我在 向我的 先生要愛」。回去對先生說明身體的情況和多年來做為妻子的感受,是鳳儀答應要做的功課。

 

628關懷組訪鳳儀

新店慈濟醫院10A ××病房內,鳳儀單獨一人,剛睡醒的她臉上顯現著一份純真的模樣,她說 白天 先生要上班,下班後就會來陪她。她的身上有一個管子連接在一個玻璃瓶上,瓶子裡有4分之一淡粉偏紅色的液體,那是從她的肺裡引流出來的積水。一起來探訪鳳儀的關懷組夥伴還有佩慈和顏潔,體貼的顏潔俐落的觀察到鳳儀的需要,協助她如廁、倒水,檢查水壺裡的水夠不夠需不需要再加水。

 

在病房裡我們打開了心房,說的都是感受,鳳儀告訴我們當先生得知她身體的情況,立即表示要放棄考試的準備,將會全心照顧她進行治療,對於先生的真情相挺讓她升起很大的感動,原本存在內心孤單和無助的感覺得到了撫慰,讓她的信心倍增。

 

昨天住進慈濟醫院的新華,今年初檢查罹患大腸癌末轉移淋巴,今年4月接受手術做了人工造口,12公分 的腫瘤在手術時無法摘除,出院後全心投入賽斯心法的學習,從探索自己的性格瞭解自己的信念開始,她的思想行為做了大改變,短短一個月的時間,再回醫院檢查,大腸裡的腫瘤竟然不見了,轉移淋巴的癌細胞也消失了,住進醫院是為了把造口回復,她出現在鳳儀的病房裡,帶給鳳儀很大的鼓舞。

 

在個人實像的本質有一段話,我們分享給了鳳儀。沒有一個人是未經選擇而死於一個災難(疾病)中。有一些人會為了他們自己的理由而選擇去經歷那個災難。無論在心靈上、精神上或身體上,他們如此的成為這個事件的一部分,他們利用那個實際發生的災難,就像一個人為了挑戰、成長或瞭解而「用」一個病徵一樣。

 

他們也許不會有意識的接受這種情報,但如果他們知道如何檢視自己,他們即會發現到,自己的信念就表示了這樣子的一種情況。一個嚴重的疾病,可能被一個人所用,而使自己和生死的力量做最親密的接觸,去創造一個危機,以便動員被埋葬了的求生本能,去生動的表現出偉大的對比之處,而喚起他所有的力量。因此,一個災難(疾病)可以有意識的或無意識的被利用─按照每個人的個別情形。

 

離開病房前,鳳儀邀約我們再次探訪,她說,要用行動來表示活下來的決心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賽斯樂活的部落格

賽斯樂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