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樂活合唱團同學聆賞完音樂會,迎著皎潔月色的散場途中,月美告訴了我鳳儀即將住院的消息。
月美和鳳儀以前曾是在慈濟不同部門工作的同事,而我與她們倆則都是因為賽斯而相識。


其實在上禮拜就聽鳳儀說她的癌細胞又轉移了,當時她很沮喪,因為覺得自己這幾年來已經很認真於身心靈的課程,怎麼這會好像一切又回到原點而徒勞無功呢?她還幽幽的訴說著這抗癌七年的日子裡,因為先生忙於工作及大學、研究所的課業,陪伴她和小孩的時間很少,在治療的日子裡還得忙於家事和照顧小孩,常常讓她覺得自己是單親媽媽,雖然鳳儀很愛她的先生,但卻無法 從 先生身上得到同等的回應。就連這次的再轉移,她都不想把病情告訴正在忙著碩士論 文的 先生,怕影響他的成績。一起上課的同學聽了都覺得不可思議,還糗她說,難道夫妻之間討論這麼重要的事還得選黃道吉日?但同為乳癌患者的我卻在鳳儀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~那個自我價值感薄弱、怕麻煩別人、怕造成家人負擔的我。

   

曾說過自己怕黑、怕孤單的鳳儀,這次因為肺積水住院,和月美去得正是時候,因為她身旁沒有家人陪伴,老公也要當晚十二點才能到院,於是和月美陪她到胸腔科裝引流管將肺水慢慢抽出,否則連講話都很喘。當下我感覺鳳儀就像是一位溺水者,正在海上載浮載沉,需要旁人拉她一把。回到病房後鳳儀的精神恢復了不少,也能吃點東西時,她告訴我和月美,住院前 曾和 先生針對以往的種種深談過,先生握著鳳儀手的允諾她,把碩士論文完成後,要把原本想攻讀博士學位的時間拿來多陪陪老婆和小孩。雖然這樣的轉變令人高興,但也希望鳳儀此後不要一而再、再而三的透過生病的方式向周遭的人討愛,同樣的,我也這樣提醒著自己。

創作者介紹

賽斯樂活的部落格

賽斯樂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