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覺自己在家人面前像個隱形人一樣,得
不到家人的關心和重視,內在渴望被關心的需求一
直沒有得到滿足,因此毫無困擾自己生病了要讓誰知道或不要讓誰知道。

我發現自己還蠻喜歡裝可憐,得到癌症之後反而可以名正言順的博取別人的同情。例如搭乘捷運的時候,別人看到我的臉色很差,就會讓位給我。即使化療期間頭髮完全掉光,身體也不舒服,我還是會帶著頭巾到處趴趴走,感受別人佩服的眼光,那也是滿足自己被看見的方式。有時候會有好奇的人詢問為什麼帶著頭巾,我會很樂意告訴對方我得了癌症正在做治療;對方聽了之後,總會不吝於讚嘆幾句如“看不出來ㄟ”“你好勇敢喔”“加油喔”等等讓我聽了很爽快的字眼。例如,遇到招保險的業務員,當我直接告訴他我得到癌症了,就可以馬上擺脫掉他。癌症讓我可以得到某些好處,現在我又藉此來練習和感受自己存在的價值。

我也曾遇過很無俚頭式的關心方式,明明我得到癌症已經經過兩年,但是她對我的關心卻仍停留在治療中。後來我得到一個結論,這個人忙著自己的事根本無暇關心別人怎麼了,卻又希望讓別人認為她是個懂得關心別人的人,所以她在乎的是她自己在別人心裡是個怎樣的人而已,同理,每個人所問的也都是他們自己關心的議題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賽斯樂活的部落格

賽斯樂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